首页 > 展会服务 > 正文

优秀,港闸经济开发区清理隔油池公司

发布时间:2020-04-10 17:46:02

港闸经济开发区清理隔油池公司X7y4EGOC7月25日下午6点,钟楼商圈人流如织,正是做生意的好光景,但南大街某商场又双叒叕停电了,理由是“线路检修”。

港闸经济开发区清理隔油池公司

我知道,真正的理由绝非如此,因为这样的场景,已经数次上演。

2017年7月,我们与该商场南大街店签约,在它的负一层,建设和运营了一家以摄影为特色的众创空间。

近一年来,我们这家草根众创空间,取得了一点小成绩,也遇到了各种啼笑皆非的状况,如今,每日在倒闭边缘试探。

缘起 ▲▲▲

2015年8月,我准备创业,见识不足,经验也缺,一心想学习先进。那时,阿里上市不久,杭州成了创业明星城市,我选择去杭州取经。

到了杭州,看路演,听讲座,参加论坛,都觉得意义不大。唯独去众创空间考察,让我颇有感触:在大部分众创空间内,入驻企业不用交房租,不用交物业费,不用交水电费,只交一点工位费,就可以入住了。

原来,创业还能这么简单!可是,工位费这么便宜,老板赚什么钱呢?

老板答:不赚钱。

见我疑惑,老板进一步解答:初创公司大多很穷,能抠就抠能省则省。但是,创业能直接带动就业,创造税收,政府乐见。

创业公司还有一定概率,发展出独到模式,带来巨大收益,资本增值自然不在话下。

所以,有远见的政府和大公司,会出钱出地,补贴双创载体,博取未来。

临别时,老板说,搞双创载体,就像学习数理化文史哲,虽然未必能立即产生经济效益,但不重视基础学科的社会,是前途无亮的。

一点小成绩 ▲▲▲

杭州归来后,我们注册了公司。公司第一代产品,是一款连接摄影师和消费者的APP。不过,我们商业经验不足,也逐渐难以承担流量费用,半年后,APP就黄了。所幸,团队还在。

这半年的经验告诉我们:摄影师要实现优质服务,少不了一块位置优越,交通便利,装修适度的场地,所以我们建设了上文提到的空间。

至今,我的空间已运营一年,先后服务过数十个摄影团队,累计有50多家企业入驻,现有200多人在此办公。一家入孵企业,被广电总局某重点实验室认定为“内容呈现与表达方向技术示范单位”,还有3家企业得到投资。

我和团队算了算,这些入驻企业,至少创造了500岗位,带来了上千万产值。

说实话,作为一家毫无背景的民营众创空间,能取得这样的成绩,我的内心充满自豪。然而,想起困难和危机,我又急得睡不着觉。

▲空间日常活动

洗不净的隔油池时开时关的洗手间时走时停的老电梯▲▲▲

这家商场的隔油池在负一层,空间开业时,一家男装定制初创企业选址在附近,当时异味尚不明显。为防异味扩散,开业前,我们请来木工,在隔油池原有的门外,又新安装了一道门。

没想到,随着天气变化,两道门也没挡住隔油池里传来的异味。异味最浓烈时,方圆10米内人人掩鼻,男装企业生意一落千丈,负责人天天质问我。

我和商场电工一同进入了这间隔油池,发现它的内部结构并不复杂,面积也就20平米不到。

从去年11月初开始,我通过微信和发函告知商场,要求清理隔油池,时任物业负责人也答应清理。结果到现在,过了整整8个月,商场物业办换了一茬人,隔油池还没清理,异味还在!

没等合约到期,男装定制初创企业就搬走了,这块区域至今也无法使用。平时来客,我都不敢让他们接近那里。就怕异味扩散,给空间抹黑。

▲去年11月7日,我与店方管理层交流截图

▲去年12月14日,男装定制企业负责人与我对话截图

▲去年12月22日,我与时任物业负责人对话截图

停电及其他 ▲▲▲

后来我才发现,比起后来的遭遇,隔油池简直都不能称为问题了。

一年多来,我们遭遇该商场全部、局部停电不下6次,理由(传言)包括但不限于:电力部门检修,大楼业主检修,商场线路检修……

去年11月初,我们通过努力,招来一家大客户,实现100%满租。谁料,11月14日,包括我空间在内,整个商场突然停电,大客户业务无法开展。我们多方打听停电原因,原来是商场和大楼业主发生了争议。

这时,距大客户入驻我空间,还不到一礼拜。经营状态如此动荡,大客户又惊又怒,当场和我提出解约,不久后就匆匆撤场。

▲2017年11月14日,停电第一日,商场正门外所摄

▲2017年11月14日,停电第一日,只有应急灯和部分线路通电,空间内部所摄

运营压力和资金压力▲▲▲

大客户撤场,我们立即面临租金压力,于是函告商场,希望可以降租几个月。时任商场负责人表示,理解我们的处境,将代为转达这一申请,但今年春节前,我们没得到任何回应。

创业前,我和我的合伙人都是上班族,手头并无积蓄。在开公司的第一年,创始团队筹措的资金还足以维持公司运转,但开始建设众创空间后,装修和办公设备购置费用巨大,公司的资金链已经非常紧张。

空间投运后,租金支出一直占据日常支出的80%以上。

为履行合同,维持空间运转,每月的租金差额,我和合伙人只好通过民间借贷,网络小贷等方式补齐,连老婆的蚂蚁借呗都用光了。实在交不出钱的日子,该商场扣除了我们的合同保证金,用来抵扣租金。

看着有限的合同保证金一天天减少,好像一台死亡时钟在倒数。紧张之余,我们还在努力,今年3月,空间经营状况再次好转,又实现了90%以上入住率。合伙人高兴地告诉我:“地方不够用了。”

好景不长,4月下旬,一些团队因电力不稳等原因,又迁出了空间。我们也很快被刀架脖子:5月份,商场负责人说,上级领导未能批复我们的降租申请。如果我们依然不能足额交齐租金,中止合同在所难免。

7月26日,我空间一家企业谈了三个月的客户来签意向合同,刚好见证全场停电一幕,合作自然告吹。其他企业的正常运行也难以为继,空间服务群里炸了锅。

面对声声质问,我羞愧难当,又气愤不已:这种经营环境,究竟该谁负责?

困局求解 ▲▲▲

冷静下来想,我空间的困境,可能是小微双创载体的必然遭遇。

由于建设主体不同,不同双创载体的成本天差地别。一般来说,政府机构、高校、科研院所和龙头骨干企业建设的双创载体,房租压力非常小。一些国内外知名品牌的双创载体,甚至能获得“一事一议”政策支持,几乎没有房租成本,装修也能得到补贴。

港闸经济开发区清理隔油池公司

此外,大型双创载体大多产权明晰,使用权稳定,日常运转较少干扰,更不可能有三天两头停电的情况。

因此,他们可以容忍创业企业的流动,能稳定开展企业孵化和企业服务,从而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贡献。

而我们这样的小空间,抗风险能力等于泥菩萨过河。

换言之,惨痛现状,可以归咎为“自找的”:我这样的创业者,并没有资格介入这个行业。

7月27日,该商场给我司发函,称我司“无正当理由,拖欠租金数月”,并“已采取相关法律措施,进行法律维权”。

看到来函,我哑然失笑:这家在西安零售业经营多年,商誉卓著,志在百年的上市企业,居然要对我这小公司,采取法律措施了。

我相信法律。只是,空间入住的企业和员工,怎样妥善安置,成了我最大的焦虑。

港闸经济开发区清理隔油池公司

希望这个故事,可以给大家提供一点人生经验。

  作者:上郡太守

  西安创业者

  版式设计:霹雳